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洗澡 -

时间:2021-03-03来源:十指文学网

  洗澡

  要是在二十多年前,甚至更远一些,三十多年前,“大众浴室”是这个小城里最豪华的浴场了。这里设备、装饰在当时是一流的。

  走过青石板的小路,远远就看到浴室的霓虹灯闪烁的光芒,小路两边是买各种小吃的流动摊子,热气腾腾的,发出诱人的香味。也有卖洋花萝卜的,切成一片一片的,水灵灵的;也有卖糯米冰糖藕的,糖水发出紫微微的晶莹剔透的光。不时有拎着竹蓝的小贩走到你面前:瓜子要吧?花生要吧?

  走在这青石板小路上,就感到氛围非常温馨,身心立即轻松。

  在“大众浴室”洗一次澡普通票一元五角,高档票三元五角。在当时,两、三元可不是小钱。

  为了小佳读书,他们一家三口搬到县城来了,租了两间房子,在明亮亮的护城河边。屋子很暗,冬冷夏热。小佳做作业的时候,即使是中午,不开灯都看不见写字。女房东却经常在他们一家人面前卖人情:这两间房子,一个月才二十六块钱房租,整个县城也找不出第二家啊。

  爸爸用他的二轮黄包车车在县城的大街小巷转悠,拉客。爸爸的个子很高,腿长,力大,如果路面平的话他拉起车来飞跑,不知道休息。有一个黄昏,天下蒙蒙细雨,他拉着空车回家,心里盘算着一天的收入。由于速度太快,不小心撞上了人家停在路边的卡车上,当时仰面朝天,不省人事。右锁骨断了,眼角也逢了四针。小佳和妈妈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爸爸像血人一样。小佳胆小,吓傻了,立在病床边,不知道哭,不知道说话,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对方违章停车,赔了全部医药费。按事故责任爸爸得到了几百元的误工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等赔偿。两个月后,爸爸就下地了,用人家赔的钱换了一辆脚蹬的3岁的宝宝癫痫在不吃药可以吗三轮车,省力多了。

  小佳感觉最快活的时候,是冬天的每个礼拜六晚上,爸爸都要带他到大众浴室洗澡。妈妈总是在桌子上放八块钱,说一样的话:四块钱洗澡,五块钱你们吃宵夜。

  爸爸便对小佳挤挤眼,做个鬼脸说:把钱拿着。

  他便把八块钱小心地放进他用纸折叠的钱夹子里,拉着爸爸的手向大众浴室走去。

  时间长了,爸爸就和浴室的人熟了。人家就客气地招呼:“来了?”

  “来了,来了。”爸爸回答。

  “不要着急脱衣服啊,喝杯茶再去洗呀。”说着浴室的张大叔就把茶递过来,看看小佳问爸爸:“小家伙读书怎么样啊?”爸爸便流露出自豪的神色:“说得过去,说得过去。” “唉呀,现在小孩读书把家里都搞穷了。不容易啊!你拉客的生意还好吧?”

  “还说得过去。一代交一代,就为他们孩子嘛。”

  “去年撞的地方好彻底了吧?”

  “好了,好了,得罪你记挂。”

  “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力气不能用过了头啊。”

  “力气是奴才,用了它还来,哈哈。”

  “养儿防老,唉,大人为他们吃的苦,他们小孩子哪里记得喽。”

  小佳是一个见人有点怕羞的男孩,大人说话,他就低头剥指甲,一会用胳膊偷偷碰爸爸:“爸爸,洗澡吧。”“好,好,这杯茶喝掉,这杯茶喝掉。”

  有一次,爸爸在浴池边睡着了,呼噜打的哄哄响。擦背的师傅对小佳说:“小家伙,过来,让你爸爸睡一会吧,他累了,来,今天我给你擦背。”

  “湖南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不,你会要钱的。”擦背的笑了:“小鬼头,精的很,今天我不跟你要钱,反正我也闲着。”

  “不要,我要我爸爸擦,他擦的轻。”爸爸睡的很熟,他便坐在爸爸身边,轻轻地擦爸爸身上的油污。

  “哎呦,我睡着了,睡着了。”爸爸虽然打着呼噜,其实醒着。爸爸便给他擦背。爸爸不让别人给他儿子擦,他儿子细皮嫩肉的,他怕人家手重伤着儿子的皮肤。爸爸每次擦的都很细心,用力恰到好处,有时候轻轻拍拍他的小肚皮:“要多吃饭呀,你看看,身上一点膘都没有。”擦好了,冲干净了,爸爸就擦干他身上的水,把他抱到大堂的椅子上,给他盖上浴巾,自己再回浴池洗。

  “爸爸,”有一次,他偷偷跟爸爸商量:“我们也去楼上休息一会吧?很多人都去呢。”他不知道楼上的休息室其实不是休息的,是做花样生意的。爸爸慌忙说:“楼上是要钱的,喝一杯茶就要两块钱,可以买一碗馄饨呢,不能去”

  小佳无奈地说“噢,我们还是回家吧。”

  浴室外面有一块不小的地方,卖各种小吃,他们就在一张小桌边坐下来,买两碗馄炖,有时候买一碗,爸爸不吃,看着他吃,有时候爸爸会到附近的卤菜店切几块钱盐水鹅。爸爸会小声对他说:“吃,盐水鹅,这里的盐水鹅味道地道,回去不要告诉你妈妈呀,这钱是我偷偷藏起来的,哈哈!”

  盐水鹅非常好吃,他就狼吞虎咽起来。剩别人不注意,爸爸就把他没有啃干净肉的骨头放到嘴里,细细地嚼。

  小佳见爸爸这样,脸上有点挂不住:“爸爸,不要这样啊,你吃鹅肉呀,人家看见你这样会的。”

  “笑话?笑什么?”爸爸理直气壮地说:“我儿子吃的东西,怕什么?哎,你不知道,骨头香呢。”<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p>

  二十多年过去了,大众浴室没有了往日的风光,全城有了几十家高档的桑拿洗浴城。大众浴室还和过去一样藏在铺青石板的小巷里。小佳这个昔日的胆小、怕羞的学生,现在已经是这个县城的建设局的常务局长了。

  爸爸老了,走路要带拐杖了,原来高大魁梧的身体好像缩小了。妈妈在护城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溺水故去了。

  小佳在县城买了房子,爸爸跟他们住在一起。家里的浴室很好,但是,每到礼拜六,小佳的爱人总是提醒丈夫:今天礼拜六了,你带爸爸去浴室洗澡吧,衣服我已经给你们拿好了。

  小佳就说:“好的,必须的。”

  爸爸又时候舍不得钱:“就在家里洗吧,家里好。”

  小佳爱人就风趣地说:“去吧,爸爸,去找找你们爷俩温馨的回忆。”

  “哎、哎。”爸爸心里总是想:儿媳妇多好啊。

  小佳便搀扶着老父亲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有的时候他也背着爸爸。别人不知道他是建设局局长,老父亲不让他说,他也不想让人知道,有一次他跟老父亲说:“我们换一家高档浴室吧?”老父亲生气地说:“为什么?为什么呢?大众浴室好。”所以他们没有换过其他浴室,他们对大众浴室有感情。

  张大叔还在浴室里,不过他已经不干事情了,每天坐在大堂的椅子上,捧一个茶杯,和老熟人聊聊天,说说外面的新闻。“来了?老哥哥?”

  “来了,来了。”

  “不着急脱衣服啊,喝杯茶再洗。”

  “哎呀,承情,承情。”

  “张大叔,不劳您动手,我来给你们添茶。”小佳做起了服务员。

小儿局灶性癫痫半年不发作复发怎么办

  “哎呀,一眨眼的功夫,小的长大了,大的过老了。”张大叔感慨。

  “是啊,一代交一代,小的有用了,老的聋聋碰碰了。”

  “不容易哦,唉,不容易。”

  洗澡之前,小佳必然试试浴池的水凉不凉,热不热,然后给老父亲擦背。他轻轻抚摸着老父亲曾经断过的锁骨:“爸爸,不疼了吧?”老父亲就说:“不疼了。”他给老父亲擦过背,再擦干水,就就像当年的老爸爸抱他一样,把老父亲抱到大堂的椅子上,盖上浴巾,说:“盖好了,不要感冒了,我一会洗好就来。”

  他让老父亲在小桌边坐下,要了两碗馄饨,又去附近的卤菜店买了一大盘盐水鹅,还有酒:“吃吧,爸爸,新鲜的盐水鹅。”

  “还是这里的盐水鹅做的地道啊,香!”“当年你总是吃我吃过的骨头,想起来,我真……”

  “那时候困难,舍不得浪费呀。唉,要是你妈妈还活着多好啊。”

  “嗯。”小佳的眼泪掉下来:“都是为了我。”

  “不要了,你媳妇天天为你妈妈烧香呢,你妈妈知足了,我也知足了”。爸爸抬起头,用昏花的眼睛看看“大众浴室” 的牌子,咪一口酒,咂咂嘴说:“好,好!”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