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我自己的1840年以来的屈辱(19)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十指文学网

37、我诉说的,不全是我个人的愤怒。我诉说的是人性中的丑恶,是民族种性的低劣。我得承认被泡在劣等民族的大缸中沤着。民族不成形状,我自己也不成形状。我们这个政治体制下的组织制度也存在着巨大缺陷,一个不良的领导干部会衍生出一群不良的下属围住自己转。一个国家的风气决定于一把手。一个单位的风气也决定于一把手。一把手清爽,整个单位清清爽爽。一把手是一个恶棍,整个单位都是恶棍流氓下三滥围着一把手转。经济上的贪污犯是一窝一窝的。道德上的坏人也是一窝一窝的。我们的组织体系决定,要么是好人的团团伙伙,要么是坏人的团团伙伙,中间状态几乎没有。这种组织方式下的干部产生方式比封建社会的科举制度落后许多,到了非改革不可的程度,否则,社会还得烂下去。

70年代前后非常流行一个政治术语:无产阶级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自己就不能得到最后解放。

我说的是:好人如果不能解放坏人,好人自己就不能最后得到解放!

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佛还说:一物不渡,无以成佛。

我拿什么法力超度坏人?在这个社会,好人不受折磨,谁受?

我们的政治制度题目太大,我不了。但我们这个政治体制下的干部提拔制度太坏了!毛泽东有个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领导胡作非为要考虑舆论。邓小平搞彻底的厂长经理负责制,就变成了彻底的厂长经理独裁制,厂长经理贪污制,厂长经理家族制,厂长经理家奴制,厂长经理家丁制。人事提拔,首先看是否属于自己的家丁,属于摇尾讨好的宠物狗。属于私家狗就提拔,属于异己就清洗。形成了第一代哈巴狗提拔第二代哈巴狗,第三代哈巴狗提拔第四代哈巴狗,一代比一代低劣,一代比一代凶狠。( 网:www.sanwen.net )

我们的社会如果按这个怪圈循环下去,民族素质好起来的希望就非常渺茫。

毛泽东时代只出了一个最高位置的独裁者,现在大小单位,遍地是独裁癫痫早期症状的恶棍流氓。

中国现在只有两种:奴才、奴仆、奴隶、太监文化和皇权、皇帝、皇威文化。

压在社会最底层,就跑出来一群舔勾子吃屎的货,低三下四。

爬到人群头顶上,个个得意忘形,人模狗样,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一个用金钱买到权力的人,必定再让别人用金钱到他那里买权力。一个靠拍马流须取得权力的人,一定会让另一批拍马流须的东西再拍马流须得到权力。权力一旦到手,就凶相毕露,权到匕首见而媚笑退。

一个民族不是崇尚道德和是非标准而是崇尚权力的野蛮,这样一个民族,能看到什么希望?

我这些混乱的的叙述,把这个民族在最底层的脓挑破了,让人看看这个病变的社会的病细胞。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这没有任何问题。中国太大,民族复杂,没有共产党国家必乱。但基层党组织被坏人把持的不少,一些想制造混乱的人心叵测者攻击党组织为邪教组织,用心虽险恶但也确有把柄。毛主席的论断高明: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我要说的是恶霸土匪地痞流氓在哪里,就在基层党的领导中间,他们披着党委书记,党支部书记的党的外衣,党的大门由他们把持,好人进不来,党的管理权力由他们使用,胡作非为,即使整顿党组织,党的队伍,活动的主导权也在他们手上。他们事实演变成了恶贯满盈的西霸天,南霸天,东霸天。作恶的总是控制着权力的东西。张琨、严亮就是党内的垃圾。

我个人肯定没有能力解决这么严重的社会现象。大多数中国普通老百姓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么严重的社会问题。于是,逆来顺受似乎就是中国人出来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打你的左脸,伸给你的右脸。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所为韬光养晦,所谓你在我身后打一枪,我依然认为你擦枪走火,从古至今,聪敏人的出事高论太多了,中国文化太博大精深了,但我清楚的闻出了这些灿烂文化的腐烂味道。

在培训中心,张琨严亮两个势不两立、誓不两立的恶棍治疗癫痫费用多少啊共同使用一条恶狗作恶的时候,我是那样的无语无奈无助。晚上做,一群黑压压的硕大的绿头苍蝇,铺天盖地,遮天蔽日,朝我的脸面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我没有任何空间躲避。看我的脚下,遍地屎尿,我没有落脚的地方。这样严重污染的人际社会是存的么?国家有多少公费医疗能治理这么多活活气病的人,活活气死的人?我们的干部提拔制度不变,好人受气,坏人疯狂的局面就很难改变。

我的同胞啊,我送你玫瑰,手有余香么?

38、正像大家所说的,这是一个逆淘汰的社会。坏人淘汰好人,垃圾淘汰黄金。

那头猪狗成了非常委屈的好人。我成了不齿于人群的狗屎堆。

内部知道情况的人说,我刚正不阿,一身浩然正气,敢于和邪恶抗衡。

外部不知情况的人说我打架斗殴,惹事生非。

一次见到纪委新提拔为副处级的张会民,带着一副评判优劣的优等人口气对我说:你们都是知识分子啊!

这不就是那头猪狗经常装蒜的口气么?口口声声,我们都是知识分子!

我轻蔑的反问这位居高临下口气的小处长:你了解他还是了解我?

b

这位不了解情况却又装大的同样农夫气质的处长知道出言失误,脸一红走了。

在大坝上遇到原来技校的老师王维云,她不知是告诉我信息,还是表示对我的轻蔑,说:(那头猪狗)说我在单位没有一个,和谁都合不来。她原来见我亲切友好的态度完全变了。

后来我分析,她在学校的时候,那头猪狗尚未得志,见人总是点头哈腰,笑脸相迎,所以她看不清那猪狗的本质。那猪狗后来被公司主管人事的副经理马自勤强行塞进k树脂厂做办公室主任,k树脂厂整合为橡胶厂的一个车间后,那头猪狗改做这个车间的支部书记。而这个女老师的女儿刚好又是这个车间的人员,于是,是非的评判消解为庸俗的社会关系,为了女儿得到照顾,就倾向于这头猪狗是好人我是坏人了。

这个我到真不计较,任你去评说,但你要挽回人家对你浅薄庸俗的反看法,把你济南癫痫三甲医院自己再置于别人的不屑那是你自己的事了。

我的朋友散落全中国的各个地方,一部份是小时候朋友,一部份是建设兵团时期的同事,一部份是同学,一部份是接触过的各级领导,一部份是各个石化企业的教育同行,一部份是高考服务时接待过的各大学中层领导和教师,这些朋友的身份,或教授博导,或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或厅局级干部,甚至有一个省部级同学和我也非常友好。处级干部的友好同事、朋友、同学几乎可以用"一操场"来计数,随便打个电话聊个天,都是个处级干部。就是公司机关那些优秀处长(不包括一些我根本不屑一顾的垃圾处长),几乎都和我非常友好,那些美女处长更是友好。我没当过处级干部我还没见过处级干部?我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杀猪的?我还感觉处级干部是个官而在他们那里战战兢兢,毕恭毕敬?换句话说,我接触的几乎是高智商、高品位、高水平、甚至高艳质的帅男美女,我拿你们这些垃圾去尊重从而也得到你们的尊重?正像我对张琨说过的那句话:与其让混蛋赞扬尊重还不如碰死在混蛋手中!我不可能处事圆滑到对猪狗微笑而博得好评!

即使那些处级以上干部,也并不是说你有官位我就一定和你友好,如果你人品欠火候,举止轻狂浅薄,我一样不拿你当蒜,你当个小科长我就会像你巴结我那样巴结你?我没有一个朋友的人拥有的高质量的朋友是你们这等下流胚子能拥有、配拥有的?你们在我高质量朋友前就是大街上哈巴狗的一泡狗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这些东西倒想和我做朋友抬高身份,我能和你做朋友么?不就是拒绝和你做朋友你觉得伤了你面子才攻击我?当初添我肛门的时候为什么不攻击我没有一个朋友?

几十年前,我的好同事郑光远对我说:人都信假不信真。当时对这句话理解不了。现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老郑高明!

这头猪狗的最大优势就是用假象装:几乎愚昧无知到吓人,唯一的聪明就是装,还要装自己是知识分子。

装模作样考研究生,却连个大专文凭自考都拿不下来,为的就是给别人造成一个水平高的假象。

奔50岁的时候,参加买文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凭性质的法律专业学习班,连个假文凭都拿不到,还口口声声对派出所说我是学法律的人,对人事处长王亚栋说我是学法律的人,你不能让我吃劳保,这是违法的!

一年半不上班向张琨要挟,害的张琨没办法,扣他工资奖金让他吃劳保,他指着恩人张琨鼻子骂这是违法的!

他居然就能装出个法律权威!

无奈甘谷山沟放猪娃的德性渗透到骨髓中,兰化化校读了中专却总也不能脱胎换骨变成有教养的读书人,只好用装来骗人。

文盲装读书人,野猪装孔夫子,野狗装老虎,垃圾装黄金,野蛮装斯文,装,装,装,总之一切都在装,演戏的表演装的比中国电影学院、戏剧学院毕业的演员的演技还逼真!

我被他的演技骗了,张琨被他的演技骗了,马自勤被他的演技骗了却浑然不知!还有许多聪敏人被他的忠厚老实,甜蜜微笑,甜言蜜语的谄媚讨好,阿谀逢迎骗了,还被骗的深信不疑!因为人们不能近距离或牵扯实质的问题上认识他,所以他们甘愿无任何代价的被骗!

而他自己,越知道自己的形象很坏就越用装好人来遮盖。所以不了解情况的外人居然他是好的,我是坏的。

真实的情况是:人们看到的是他没得势时的奴才相和臭了之后挽救形象的好人假象。而我的形象却被这猪狗涂抹为没有教养的野人形象!

人们的认识水平和实际情况相去甚远。骗子们在骗人。骗子们在得手。有谁看见小偷偷不到东西的吗?有谁看见抢人抢不到东西的吗?有谁不为电影中演员的演技或哭或笑?就是说,只要你演戏骗人,就有人信,就有善良人上骗子的当。严重问题是:骗子骗上了科长,处长,局长,甚至省部长,但人们在骗子面前又变得毕恭毕敬,唯唯诺诺,这是怎样的社会现象?悲夫!

我用作家池莉的话结束此节文字:我有罪,我知道,因为我同意歧视他人是一种罪。但在许多时刻,我真是无法抑制对某些人的歧视。某些人身上就是散发着招人歧视的气质:那种装,那种脏,那种假,那种------上帝原谅我吧。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